team work

1987年的聖誕節前夕,當我正在美國進修資管碩士學位時,
有一門課要求我們四個人一組到企業去實際幫他們寫系統。
由於同組的另外三個老美對系統開發都沒什麼概念,
所以我這位組長只好重責一肩挑起,幾乎是獨立完成了所有的工作。

終於拖到了結案,廠商及老師對我們的(其實是我的)系統都相當滿意。

第二天我滿懷希望地跑去看成績,結果竟然是一個 B!!
更氣人的是,另外那三個老美拿的都是 A……
我懊惱極了,趕快跑去找老師!!
『老師,為什麼其他人都是 A,只有我是 B?』
『噢!那是因為你的組員認為你對這個小組沒什麼貢獻!』
『老師,你該知道那個系統幾乎是我一個人弄出來的,是吧!?』
『哦!是啊!但他都是這麼說的,所以……』
『說起貢獻,你知道Bryan每次我叫他來開會,他都推三阻四,不願意參與嗎?』
『對呀!但是他說那是因為你每次開會都不聽他的,所以覺得沒有必要再開什麼會了!』
『那Jeff呢?他每次寫的程式幾乎都不能用,都虧我幫他改寫!』
『是啊!
就是這樣讓他覺得不被尊重,就越來越不喜歡參與,他認為你應該為這件事負主要責任!』
『那撇開這兩個不談,Mimi呢?
她除了晚上幫我們叫Pizza外,幾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她也拿A?』
『Mimi啊!Bryan跟Jeff覺得她對於挽救貴組陷於分崩離析有絕大的貢獻,所以得A!』
『親愛的老師!你該不是有種族歧視吧?』
『噢!可憐的孩子,你會打籃球嗎?』
(Oh!Poor kid,do you play basketball?)
『這事到底干籃球什麼事?』
『這麼說吧,任何一個在台灣長大的大學生,對於競爭大約都不會陌生。
大考、小考、一路到聯考,能夠順利進到大學的,大概都算得上是競爭中的勝利者。
但是不幸的是,聯考的競爭比較像是打棒球,而不是打籃球。
你瞧,如果你當一個外野手,球飛過來了,你只能靠自己去接住它,
別的隊員跑過來,不但幫不上忙,還可能因而妨礙了你的接球。
聯考也是這樣的一場個人秀,無論你的親朋好友、老師同學有多麼地想幫你,
你 最後還是得自己一個人進考場,自己為自己的未來奮鬥。
但是出了聯考大門,你會發現這類個人秀型的競爭是很少見的。
不論你是工程師、經理人或是特殊教育的老師,你的成就必須仰賴別人跟你的合作。
就像是一個籃球球員那樣,任何的得分都必須靠隊員之間縝密的配合。
好的籃球球員如Jordan,除了他精湛的球技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與隊員間良好的 默契,
以及樂於與隊員共同追求卓越的精神。』

時間過得好快,一轉眼就已經過了十年的時間,回顧我學習的歷程,
我發覺在那天上午,我的老師給了我一份甚至比碩士學位更寶貴的聖誕節禮物。

他讓我瞭解到狹隘地抱著「你贏就是我輸」甚至「只取不予」的生活態度,
雖然 有時會佔到一些小便宜,但是最後卻只會造成自己悲慘的下場。

不論我的目標是升官、發財、還是單純地享受工作樂趣,我都需要團隊的合作才 能達到目標。
今天的我,每一天的工作都需要上級的提攜、同事伙伴的幫助,以及系上同學的 配合,
感謝上帝,從那天開始我就再也沒有那麼輕忽地就搞砸過自己的團隊。

記得在我高中的時候,父親常常告訴我:
『人生就像是一局橋牌,能夠把一手爛牌打到最好,就是成功。』他說得很有道理!

但是在這裡,我想要說的是有時候人生也像是一張牌,
不論你是一張黑桃老K還是紅心小三,重要的是,你是不是在一組同花順裡面。

一個人無論多麼能幹、聰明,多麼的努力,
只要他不能或是不願意與團體一起合作,
日後絕不會有什麼大成就。

→喜歡就分享囉